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滨州白癜风是否遗传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18 11:45:00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滨州白癜风是否遗传,栾城白癜风医院,济宁白癜风是否传染,普安白癜风医院,和县白癜风医院,浙江根治白癜风的仪器,北京白癜风的价格

   据彭博新闻社报道援引不愿具名知情人士称,在即将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将讨论设立金融监管协调办公室,并由央行行长兼任该办公室主任一职。其中两位知情人士称,会议还将讨论是否将部分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统一归至央行监管。

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纳入中央银行监管模式

  社科院学者:“一行三会”合并可行性不是特别强

  据多家媒体消息,五年一度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将于2017年7月14日召开。如何统一金融监管会是过去两年市场关注的焦点,估计也会是本次会议的重要议题之一。统一监管能否改善“脱实向虚”顽疾?就这些问题,凤凰网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汪川。

  凤凰网: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最近要召开了。按惯例会议本来应在16年底或者17年初召开。您觉得会议延迟原因何在?

  汪川:金融问题是大家都比较关注的,尤其中央也是。去年金融问题比较集中地爆发,包括今年年初看到的金融业高增长,还有债券市场加杠杆这些问题也是集中爆发。问题集中爆发后,中央对于金融问题的急迫性可能有更深刻的认识。

  所以为什么会推迟?肯定是中央对于金融行业的治理还没有完全形成一个整套的思路。面临这种很紧迫性的问题,无论如何我们应该有一整套措施来治理。

  2015年股市问题,2016年房地产问题,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的债券市场问题,这三年其实金融问题连续跌荡起伏,每年都会曝出一些问题。现在应该到了清理、总结过去三年金融问题的阶段了。

  凤凰网:这三年来从金融、房地产、股市到债券都出现问题,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汪川:首先就是我们的货币政策,可能是环境比较宽松,为房地产价格上涨,也为债券价格上涨,包括银行间市场低利率都造成了一个温床。

  再一个是金融监管滞后的问题。相对来说,我们的金融监管和货币政策的步调没有那么一致。如果货币政策收紧,金融监管又没有跟上的话,比如说像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没有跟上,债券市场没有立刻收紧的话,肯定会造成一个监管套利的空间。我觉得这应该是主要的问题。

  凤凰网:主要还是因为以前货币太宽松,现在有点收紧?

  汪川:对,就是现在肯定是要收紧,但是收紧的话,这边货币政策收紧,那边金融监管没有跟上,造成了一个套利的空间。

  凤凰网:统一金融监管估计会有一些机构的调整,包括一行三会的职能和机构。您觉得会有哪些调整?

  汪川:功能调整尤其是一行三会的功能调整肯定涉及到高层决策问题,这个问题本身也比较复杂。从英国还有国际上的经验来看,英国原来有金管局,有英格兰银行,但是金管局和英格兰银行其实前几年已经合并了。它出现这种金融监管和货币政策调控合并的趋势。所以市场上一行三会的合并大家有很多呼声。

  但从实际情况来看,合并可行性不是特别强,尤其在国内。这样的话就涉及到一个联系机制,目前我们有一个一行三会的沟通机制,但是这个沟通机制多大程度上发挥作用,不是很清楚,好像也经常出现政策打架或者说监管漏洞问题。其实今年年初债券的问题也是一个体现。

  未来监管框架肯定是要变动的,只不过是怎么调整,这恐怕确实挺有难度的一件事情。

  职能和机构怎么调整恐怕不是学术机构能够预测得了的,这得十九大之后才能有些具体的举措。

  凤凰网:前几年中国的金融创新发展很迅猛,是事后监管,金融创新有正面影响也有负面影响;但现在要做统一监管,统一监管后会影响将来的金融创新吗?

  汪川:金融创新和金融监管肯定是一枚硬币的两面,金融监管和金融创新是互相相关、互相制衡的关系。金融创新本身是金融业包括整个经济发展的一个活力源泉。金融监管现在也面临这个问题,比如说像债券市场出现问题之后,就把它管死了,管死了之后就没有创新的活力和动力了。这样其实长远来看是不利于金融业,对整个实体经济也是不利的。

  其实金融创新包括债券市场的工具手段其实本身是现在金融体制的产物,它是金融体制的二元分割造成的。如果想改变金融创新带来的负面影响的话,其实应该去改变问题所在——分割的二元体制,而不是把它一刀卡死。

  凤凰网:我们常说金融跟实体之间“脱实向虚”,统一监管之后会不会对实体经济有所改善?

  汪川:正常来讲,比如说债券市场部分的资金如果不在市场空转的话,恐怕也进入不了实体经济。但如果允许它在市场转,比如一百块钱市场转了之后可能有55块钱还进入到实体经济了。如果现在把这个渠道卡死之后,可能这55块钱进入实体经济的方式也没有了。统一监管未必一定能取得倒逼资金进入实体经济的作用。

  凤凰网:我们经常讲实体经济不行,金融业占比太高,您觉得有什么方法和途径来改善实体经济?

  汪川:其实实体经济下行和金融业高增长,到底哪个是因哪个是果,说不清楚。为什么?很可能金融业高增长是利率市场化遭遇经济下行一个结果。就是因为实体经济下行之后,资金没有更好的去处,造成了资金空转,造成了金融业高增长。那么实体经济未来能能否上行,恐怕并不仅仅是金融业能够帮助的。

  国企改革、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化、市场化导向更明确这些方面应该是实体经济的源泉。而不是靠把金融业堵死,然后把资金逼到实体经济里面。这其实我觉得意义不大的一件事情。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四川白癜风医院